<menuitem id="1r7nl"><strike id="1r7nl"></strike></menuitem><var id="1r7nl"></var>
<cite id="1r7nl"></cite>
<var id="1r7nl"></var> <var id="1r7nl"><strike id="1r7nl"><thead id="1r7nl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ins id="1r7nl"><span id="1r7nl"><menuitem id="1r7nl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1r7nl"></cite>
<cite id="1r7nl"></cite>
<cite id="1r7nl"><video id="1r7nl"><thead id="1r7n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1r7nl"></cite>
<cite id="1r7nl"><video id="1r7nl"></video></cite>
<noframes id="1r7nl"><cite id="1r7nl"><strike id="1r7nl"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1r7nl"><video id="1r7nl"><var id="1r7nl"></var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1r7nl"></cite>
<cite id="1r7nl"></cite>
<cite id="1r7nl"></cite><var id="1r7nl"><video id="1r7nl"><thead id="1r7nl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家居家紡 » 正文

小說《鄉村護花神醫》獨家在線閱讀完整版a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8-12-20  瀏覽次數:1

關~注微~信~公~眾~號:兔語小說,回復書號:505即可閱讀全文

《鄉村護花神醫》小說主人公:林昊、吳若藍

《鄉村護花神醫》小說簡介:“要想治病,先看顏值!”鄉村小醫生林昊向來堅持原則。原本只是個默默無聞的打工仔,誰知醫術卻高得無邊無際!林昊一出手,疑難雜癥都沒有,不僅治好了大人物的男人;更在治好了大美女的女人!從此名聲外揚,一眾求醫者紛紛找上門!只是日夜操勞,做個有責任感男人,總會累的……、

鄉村護花神醫》精彩試讀

第30章一個公的八個母的
“不,嚴伯,這事我也做不了主!眳侨羲{說著,轉頭看向林昊,“龜是他從毒蛇的口中救下來的,也是他帶回來的,更是他治好的,是要賣掉,還是要放生,由他說了算!”
林吳的年紀,實在是太小了!
也正因為如此嚴伯一直都將他當成無關輕重的醬油黨,從來都沒正眼看過他,這個年紀,在那些大醫院里這個年紀連個實習醫生都不夠格,在這個診所里,頂多也只是個學徒罷了。
只是當他聽見吳若藍這樣說,仿佛真是請來的醫生而不是吳仁耀收的學徒似的,這才終于拿正眼看他,打量一陣之后疑問道:“咦,我怎么感覺你這么面熟,我們是不是哪里見過!
這套近乎的手段,明顯有些掘劣。誰知道林昊竟然點頭道:“是的!”
嚴伯忙問道:“在哪里?什么時候?”
“就在這里,前兩天!”林吳說著仿佛怕他記不起似的,很好心的提醒道:“我把龜抓回來的時候!
嚴伯被弄得啼笑皆非,于是不再跟他閑扯,直入主題的道:“你把這只龜賣給我。我那里有八只母的,就缺這一只公!”
一公八母,這樣一夫多妻的生活明顯是林昊向往的。
嚴伯見他不吱聲,又道:“嗯,這樣吧,一口價六十萬!這個價公道得不能再公道了,你去外面問問,應該沒有人能比我出更高的價格!”
林吳想也不想的搖頭道:“抱歉,我不賣!”
嚴伯愕然的道:“為什么?”
林吳道:“因為我姐姐不高興!我不想讓她不高興!”
嚴伯疑惑的道:“你考慮清楚了嗎?這不是六十塊,是六十萬!有這六十萬,你大可以不必在這里打工,可以去過更好的生活了!”
“是的,我考慮清楚了!”林昊道:“我姐姐說要把這只龜治好了放回山里去,幾十萬的一只龜,費盡心機治好,竟然還要送回去。我怎么想怎么都覺得二,可如果她感覺二得開心,二得有價值,我是無條件支持的!所以這只龜,別說是六十萬,六百萬我都不賣!”
為了要給吳若藍一個開心,六十萬就這樣扔了?
這事,不管別人怎么想,反正吳若藍是被感動得稀里嘩啦,從小到大,除了父親,再沒有任何一個男人像林吳對他那么好了,眼淚悄然落下都不自覺,只是一個勁兒的看著林吳……
嚴伯雖然被林吳拒絕,可是并沒有離開,反倒是對這小子有了點興趣,只為了博個吳若藍一個開心,甘愿舍棄六十萬,這是傻呢,傻呢,還是傻呢?
不過越看林昊,他就越覺奇怪,因為這小子看起來真的很眼熟,仿佛以前真在哪兒見過似的,可是又想不起來曾幾何時,在哪里,最后只好問道:“你……叫林昊?”
林吳點頭道:“是的!”
嚴伯問道:“我們村里也有姓林的,你是哪里姓林?”
林吳搖頭,“不是很清楚!
“呃?”嚴伯扭頭疑惑的看向吳仁耀父女,見他們也不解釋,只好轉開話題道:“這只龜是你治好的?”
林吳點頭,問道:“是的,要我告訴你怎么治嗎?”
“我不是醫生,你告訴我也沒用!眹啦畵u搖
頭,隨即還是不太死心的問道:“這只龜,真的不能再商量了嗎?”
林吳道:“不好意思,不能!
嚴伯極為失望,他家的母龜早就到了繁殖年齡,每年都會產蛋,有的時候一年甚至能產三十近四十顆,可是因為沒有公龜,始終都沒能把蛋孵出來,所以尋找一只合適又生猛的公龜,尤其是野生的公龜,是他的一個心愿。
不過嚴伯在村里的好口碑不是假的,雖然有錢有勢,雖然極為失望,但也沒有強人所難,買賣這種東西講講究的是你情我愿,勉強不來的。
只是他仍沒有離開,而是拉著吳仁耀道:“老吳,龜不賣給我,陪我下幾盤棋總沒問題吧!”
吳仁耀識相的道:“沒問題,沒問題,讓你一只炮都可以!”
嚴伯笑道:“我不要你讓,只要你別悔棋就好了!”
兩人說笑間,已經回到診所內,擺開棋局準備開始下棋,可就是這個時候,診所來人了,而且還是他們都熟悉的人——范統!
石坑村地理位置特殊,不但占地廣,人口多,姓氏也很雜,但真正的大姓也只有四個:嚴,范,吳,林!別的姓氏雖然也有不少,但多數都是水庫移民牽來的,真正在石坑村有祠堂的,也就這四戶。
范姓和嚴姓,在石坑村是最多,也最有話事權的的。吳姓和林姓則很沒落,尤其是林氏,祠堂都開始荒了。
范統走進來的時候,吳仁耀的神色一下就變得不自在起來,因為以前的時候,范統每個月都來,每次幾乎都是不歡而散,從來沒有個好好商量的時候,所以一看到這廝,吳仁耀的間歇性頭痛就會發作。
這不,范統才一進來呢,吳仁耀就括腦袋了。
范統看見嚴伯也在,并不是很意外,只是笑道:“嚴伯也在!”
嚴伯輕哼一聲,當年事情發生的時候,他雖然還在外面做生意,也不是村主任,但后來是了解過的,所以對兩家的事情十分清楚,欠債還錢雖然是天經地義的事情,可他討厭這貨像是大姨媽一樣,
每個月都來,每次來都糾纏不休!
兩人雖然不同姓,但論輩排資的話,范統是嚴伯的子侄輩,所以嚴伯就不客氣的教訓道:“飯桶,我說你也不缺那幾個錢,何必把人家逼得那么死呢!當初的事情,老吳也是受害者,為了賠償,他已經算是家破人亡了,你就不能當行行好,為自己積點陰德嗎?”
范統被訓了個大花臉,但對著一村之主的嚴伯也不敢發作,以后要是征收了,還得靠他多丈量個一尺半方呢,所以就道:“嚴伯,你放心,我今兒個來不找吳仁耀還錢!”
“不找他?”嚴伯疑惑的道:“難不成你找若藍?如果是的話,我勸你省省吧!你少動她的歪腦筋,否則我抽不死你!”
范統被弄得哭笑不得,“我是來找那個誰,對,那個林昊,林醫生!”
吳仁耀這就沖里面叫喊了一聲,“林昊,林吳!”
在里面正逗弄著那只龜的林昊聞言就走了出來,看見范統后微點一下頭道:“來了?”
范統微點一下頭,這就扔下嚴伯與吳仁耀,坐到另一邊的診臺前,然后壓低聲音問道:“林醫生,三天的時間已經過了!我的藥..……”
“你等下!”林吳說著就走進了藥房,然后拿來
了一個裝巧克力的鐵盒,不是很大,約有月餅盒四分之一的樣子,“需,已經給你準備好了!”
范統趕緊的打開盒子,盒子一開,藥香味便撲鼻而來,只見里面整整齊齊的擺放著如軟糕一樣小塊狀黑色藥糕,烏黑透亮?雌饋碚娴木拖袂煽肆σ粯!
“林醫生,這個……”
“這就是你的藥!绷謪堑慕忉尩溃骸澳翘煳医o你看的時候,發現你的腎雖然虧得不行,可是消化能力卻是極好的,而且我看你也不像是那種有功夫煎藥的人,所以就為你量身訂做了這個藥糕,你隨身帶著,每天早晚兩次,吃完了之后,再過來,我再給你看!”
范統嘗試著拿起一塊咬了口,咀嚼了起來,然后神色便亮了起來,因為他發現這黑不溜秋的藥糕并不難吃,軟而不黏,苦中帶甘,就像是一種特別的點心一樣,不由連連點頭道:“竟然還有點甜,挺好吃的呢!”
嚴伯見這邊熱鬧,也沒心思跟吳仁耀下棋了,湊了上來,伸手就拿走了一塊藥糕。
范統見狀,立即著急的叫起來,“哎,嚴伯,你干嘛?這可是我花十萬塊買來的呢!”
“這玩意兒要十萬?”嚴伯微愣一下,看看他,又看看手中的藥糕,然后塞進嘴里咬了一口,嘗了嘗后道:“味道有點奇怪,不過挺特別的!”
范統見他竟然吃了,更是著急,伸手忙將他手里剩下的大半給搶了回來,蓋回盒子道:“嚴伯,這是藥,不是點心!你可別亂吃!
嚴伯疑惑的問:“是治什么病的藥?”
范統臉浮窘色,沒有吱聲。一個大男人,誰好意思說自己那玩意兒不行呢?
嚴伯見他這樣的表情,微想一下后臉色驟變,忙退后幾步離得他遠遠的道:“我平時都說你了,別掙兩個錢就臭顯擺,更別一天到晚的胡搞亂搞,這回好了吧?中招了吧?”
范統哭笑不得,解釋道:“我不是中招,我是那個……虛了!
嚴伯:“呃?”
范統聲音更小的道:“就是和女人打仗,打不贏!”
嚴伯恍然,疑問:“一上陣,就落?”
“也沒有那么夸張!”范統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怎么也能撐個幾分鐘吧!”
幾分鐘的幾是個數,有可能是2,但也有可能是9,不過嚴伯猜他頂多不過5,所以很是同情的看
他一眼道:“我家里有虎鞭浸的酒,一會兒去我家,叫你嬸給你倒點回去!”
范統搖頭道:“那東西我也有,可是不見效!”
嚴伯道:“那你在這里治就能見效了?”
未完待續……


如果想看這本小說,請關~注~微~信~公~眾~號: 兔語小說,回復505,就可以在線全文閱讀這本小說了

 
 
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 
網站首頁移動互聯網| 項目交流| 百度聯盟| 谷歌聯盟| 搜狗聯盟| | 網站地圖 | 排名推廣 | 養生專欄 | 廣告服務 | 積分換禮 | 網站留言 | RSS訂閱
Powered by DESTOON
 
不怕连挂倍投方法